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上一篇] [下一篇]


他跟我說對不起
EN8.2.1999

營會最後一天,有個別組的學生來坐我身邊,說了一些以前的事,我們之間的事、男人與男人之間的事、也是學生與輔導之間的事。曾因為這事對輔導這班而有點膽怯,但一旦身入服事中,很多事是會忘的,只是之於他,仍有點心情上的無法釋懷,每當我去瞧他時,也會發現他也正看我。

約半年前,有個機會去他們班上帶小組,只是星期六例行服事的偶然,碰上了服事中蠻大的挫折,大家分享時的漠然、自己口沫橫飛的自以為是、虛假的笑容,最後他們表示,不願我們再來,讓我不得不提早結束小組,是所有小組最早的,神色黯然地對同工說我不想再來這班了...。

時間解決了這一心結,再一次面對這班,看到以前傷我的人,幾乎忘了發生過的事,或根本沒放在心上,而他過來跟我說:『對不起』。

神是安慰人心的,我相信上帝作了工,而且他小組的輔導也一定是盡心盡力地對他,心中軟化了,主動地坐在我身邊,也才知他也因那樣的事傷了他自己,營會的前兩天一定也不好過吧!我也無奈地自責自己的愚鈍與沒有耐心。自己以前的傷口似乎是被掀起,但卻是完全地癒合,我抱著他,說不出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