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上一篇] [下一篇]


飆車少年--游條
彥平哥

我非常厭惡飆車的青少年,因為飆車 族的關係我曾經被撞過﹔記得有一次晚 上,約凌晨12點時,我開車路過台北自 強隧道,很長,是單向行駛的隧道。當 我駛入隧道時,就發現我身置於一場飆 車秀中,一群群的青少年車陣從我的後 方左右呼嘯而過,—會兒,隧道的那端 傅來越來越大的引擎聲,天哪!這次他 們是從我的正前方飛馳而來,在這望不 見的隧道中只有我這輛車子,我成了 他們瘋狂比賽的目標,看看誰能在最靠 近我時閃開,那時我的車子靜靜的躺在 隧道中一動也不動,任他們秀個夠、瘋 個夠,想睜開眼睛看看他們的臉,卻又 不敢抬頭看,真是無法猜測,他們在想 什麼?想得到母親哭腫的眼睛?聽得到 父親心碎了的聲音嗎?

一個機會中,我隨著輔育院團隊進入 少年輔育院(被判感化教育青少年的聚 集處),神將一位“飛行少年”放在我 的小隊中 好讓我進入飛行少年的世界, 他叫游條

唉!游條長得就是一付問題少年的樣子, 再加上渾身是傷疤、刀疤的,頭頂上更 有因飆車而留下一條長長的疤,他,真 的熱愛飆車和打鬥?!

從游條口中得知,他的父親不詳,母 親在醫院生下他也時就離開醫院從此了無 音訊,醫院只好將還在保溫箱的游條塞 給了舅舅及舅媽,對這突來並身有殘疾 的嬰兒,舅媽有著無限的無奈與厭惡, 而這小游條又非常好動非常頑皮,所以 身上的許多疤就這麼的被舅媽打出來了。 小學三四年級,游條離開了舅舅的家, 在外四處流浪,游條恨這個家、恨這個 社會、恨這個世界、覺得所有的人都欠 他,因此游條最不伯死,游條最狠、 很快的游條就躍升為小頭頭﹔在輔育 院內游條動不動就跟人家拼了 游條說﹕ 「反正早就不想活了,在院內自殺二次, 撞牆、跳魚池、跳洗澡的水池......。」 我幾乎每星期都去看游條,漸漸與他 熟了......。有次進院,這遠的看到一 個學生戴手銬腳撩,頭戴安全帽的站 在烈陽之下,他又是游條(院內學生 犯了大錯就是這樣處罰,穿戴這身裝 備幾個星期,所有的生活作息都不可 拿下來),我與龍書走到游條身旁, 他卻低下頭來,那是我所了解死不認 錯的游條所不會有的表現。

我問﹕「為什麼見到我們要低頭呢?」 游條說﹕「你們帶我半年了,我還是 與同學打架....,鬍哥,我看不見你 們所說的那一位神,耶穌不愛我......。」
我問﹕「你看得到我嗎?」
游條答﹕「看得到。」
我問:「你知道我愛你嗎?」
游條答﹕「我知道。」
我說﹕「我是靠著耶穌的愛來愛你, 你感覺到了嗎?」
我與龍書就陪他站在太陽底下......

從此之後,游條非常喜歡閱讀見證 的小手冊,所以特地買了許多送給他, 最近游條離開了輔育院,或許因別的 案件而轉到其他監所。他寫下一封信, 謝謝我們陪他一段時間....。我想若 不是神的愛,我無法接納這群孩子, 更無法進入他們的世界, 願 榮耀歸給 上帝。